快捷搜索:  福建同志    男男  同志酒吧  %E5%81%9A  同志公园  G@mes  as

福建同志说:我是同志,说一下我的出柜过程(图)

福建同志说:我是同志,说一下我的出柜过程】G圈作为一个同志,有时候能够认同自己,平静地过着平凡的同志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选择出柜——在如今的现实社会里,很多时候也是迫于无奈的选择。

福建同志说:我是同志,说一下我的出柜过程(图)

本来同志就是一个相对隐秘的群体,自然不希望过多的人知道,很多时候需要深埋心底,如果出柜无疑于更多的人会知道,这需要一个出柜者很大的勇气与决心。

所以笔者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同志,经过艰难的认同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过着柜中人的生活,再加上性格有很内向,所以长久以来“出柜”对于我来说几乎是不可能。

不过到现在我出柜的生活已经度过了五六个年头了,如果有人问我“作为一个同志,出柜前后生活会有什么变化吗?”。我想说的是“生活质量几乎变化不大,变化最大的就是自己,不再害怕有没有人知道自己是一个同志了”。这也许就是我出柜的唯一一个好处吧。

有人也会向我请教出柜的经验,笔者以为“到了出柜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出柜了”,也就是说“如果你目前还没有出柜,那可能还没到出柜的时候”,所以对于出柜,笔者没有更好的建议,顺其自然就好。

我的出柜很大很大程度上是被迫出柜的,那时候自己并没有出柜的想法,也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出柜,只是偶然的一个外力因素,再加上自己多年来的释然,也就那么的出柜了。

那时候我在一家酒吧工作,身处的自然是浮躁与喧嚣的夜店环境,周边的男同事闲暇的时候,总是对新来的女同事或者女顾客评头论足,我总是显得很没有兴趣,反而是有意无意地会说起“某某男同事或者男顾客很有男人味”等等之类的。

时间长了别人自然也就意识到我的“另类行径”,有一天我的男领导突然问我“XXX你是一个GAY吧”。如果在一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听到别人说自己是一个gay的时候,我自然是很害怕的,然后会竭力的否认自己是一个gay。

可是那天我的反应竟是“沉默地默认了”。现在想想那时候自己的心态并不是多么的勇敢,只是觉得好奇,如果别人认为自己是一个gay,那该是一种多么大胆的体验啊。

我第一次就这么被动地出柜了,只是事后的结果超出我的预料,因为没过多久店里的人都认为我是一个gay了。当一个正大光明的gay的总体感受是“没那么开心也没那么糟糕”,确实有些人因为自己是gay的身份,而选择有意的疏远了我,甚至因此而排斥我,庆幸的是很多人并没有因此而疏远我,反而认我我勇气可嘉。

虽然当时整个门店的同事都知道我是一个gay,但对于家人我还是三缄其口的,只是有了第一次被动的出柜经验后,我蠢蠢欲动地想试探“如果家人知道我是一个gay,该会是如何的反应”。

虽然有这个想法或者念头,但是真正到付诸行动的时候,真的会羞于启齿。一段时间内我因为职场的不顺利,无奈回到故乡。那时候心情也是糟糕到了极点,我想我都已经很糟糕了,索性就糟糕到底吧。我的父亲脾气不好,从小到大我还是很畏惧父亲的,尽管我长大了,可是与父亲之间仿佛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思前想后我还是没有决定“是否首先向父亲坦白”。

我有一个相差近10岁的妹妹,多年来我们的关系还算融洽,我想首先告诉妹妹,我的压力应该会小一点,于是妹妹成为了我第一个出柜的对象。

那时候妹妹已经上大学了,思想上也不在是一个乡下的小姑娘了,她对于我是gay的事实,并没有反应过度,反而很自然的说“其实我早就察觉了”。

我好奇与纳闷地问妹妹“你是怎么察觉的”。妹妹不以为然的说“男同性恋我虽然见过的不多,但身边也是有那么一两个的,再加上你多年来没谈过女朋友,我自然就怀疑了”。说完妹妹调侃的又说“你很厉害呀,潜伏了这么久”。

就这样我打开了一条向家人出柜的口子,妹妹自然是支持我的,她说只要我过得开心就好。

后来我又和我其他的兄弟逐步地出柜了,虽然期间也经历了他们的不理解,但最后他们也都接受了,并且给我鼓励与支持。

最难的就是向父亲出柜了,我生活在一个农村家庭,父母对于同性恋基本是闻所未闻,一开始我是没打算向父亲出柜的,有了几个兄妹的支持,我的内心已经没有那么压抑了,可是看到父母多年来因为自己的婚姻大事,焦头烂额甚至大动肝火的时候,我想“长痛不如短痛”,该是到了坦白的时候了。

那天的情景我记忆犹新,多年来从未与父亲多说过几句话的我,那天突然叫住父亲“说有点事想和他谈谈”。父亲也是一脸的诧异,他大概也是不太适应我这个变化吧。

父亲坐在我旁边半响,我还是张不开嘴,脸色窘迫地有些涨红,最后看父亲起身准备要离开的样子,我小声地说出了口“我是一个同性恋”,声音低的好像只有我自己能听见,不过父亲还是听见了——他还没到耳背的地步。

“什么?”父亲好像没听明白,他疑惑不解地问。我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我喜欢男的不喜欢女人”——我感受到了自己声音里的颤抖。

父亲的反应倒是出奇地平静,他“嗯”了一声,然后低头不语。

后来的情况我记不太清楚了,总之父亲并没有因此而责怪我,他只是在我那次离开家时低声嘱咐我“千万不要接触那样的男人了”。

知道现在我想起父亲说的这就话,依旧没有明白父亲是如何的态度,事后这么多年我们也没再谈过这个话题。

也许在父亲的想法里“我只是一时地迷茫或者好奇心,终究我有天会想明白的——在目前的社会环境里,那条路是很难走的,或者根本就行不通的”。

原标题:《“G圈:我是同志,说一下我的出柜过程”》

文章图片来自于网易新闻,如有侵权先行道歉,请联系福建同志删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