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福建同志    男男  同志酒吧  %E5%81%9A  同志公园  G@mes  as

一位同性恋艾滋病大学生的故事

  一位同性恋艾滋病大学生的故事,我国艾滋病的传播特点显示:90% 以上是性传播;其中青年学生感染呈上升趋势。2008 年至 2014 年间,我国报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数量增长了不到两倍,然而同期高校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数量却翻了将近四倍。艾滋病在大学生群体里的快速流行,这也让我深感自己有责任为预防艾滋病做一点小小的努力。我相信基本的艾滋病知识你也有,但是科普型的文章你们未必能看得进去,即便看进去了,可能印象也不够深刻。于是我写了一个故事,虽然故事本身是杜撰的,但是这个故事中的信息和知识都是真实的,或许会让你对艾滋病有更深的印象,那我们这就开始。不过提醒一下,本文口味有点儿重,如果你是一个未成年人,可能不适合你。

  ————————

  一位同性恋艾滋病大学生的故事

  阿强会成为一名“同志”,可能天生的基因与后天的环境因素各有一半的影响,是网络上的那些信息诱惑了他,开启了他心中那扇通往断背山的门。记得《断背山》的导演李安说过这样一句话: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阿强心中这扇通往断背山的门在他父母离婚的时候就有些松动了,让他对男女之爱存有怀疑,有点抗拒,所以中学时一直没和女生多接触,后来在大学里也没主动追求过哪个女孩子。加上他自身的形象瘦瘦弱弱,在大一时身高不到一米七,体重不足一百斤,又是农村来的,钱包不鼓,嘴巴不甜,自然也不招女孩们的青睐。

  阿强是 2014 年考入上海这所大学的,网虫的他终于可以一整天泡在网上了。网上的信息令他眼花缭乱,有一次他无意中发现了同城“同志”的 QQ 群信息,因为好奇,他申请加入了。在进入“同志群”后的半年时间里,他参加过几次群里组织的活动,基本都是在量贩式 KTV 唱唱歌,没有与人发生过关系。但在这之后的一次聚会中,阿强终于被拉下水,与一名校外的“基友”发生了关系。

  这之后,阿强一发不可收拾,经常在群里与“基友”约炮。在现实生活里,男同很难找到同伴。阿强需要一份认同感,这促使他通过 QQ 群、男同交友软件、微信等方式不断地寻找性伙伴。在阿强的男同生涯中,他是一个 0.5,既做过 0,也做过 1,没有定型,这也是男同圈子里的普遍现象。

  阿强刚接触男同圈子时,也是坚守爱情理想的,也想找一个喜欢的人厮守一生。慢慢地,他发现这个圈子里的大多数人都抱着玩乐的态度,你认真对待别人,一两次受伤失望后也被同化了,归根结底是因为男同的爱情大多没有未来。

  阿强明白在男同圈子里,一夜情非常普遍,因性接触而染上梅毒甚至艾滋病的风险要高很多。他作为一名大学生,基本的艾滋病防治知识还是有的,开始时每次性行为都会用安全套。但是放纵的时间久了,思想上就会松动,有时甚至会有点自暴自弃。

  阿强虽然瘦弱,但一直很健康,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很少生病的他经常需要往医院跑。刚开始只是寻常的感冒、乏力,后来开始莫名其妙地发烧,有时甚至持续一周。慢慢地,他发现身上的淋巴结都有不同程度的肿大,有时还会有些皮疹,整日没有力气。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半年多,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医院挂号、看病、吃药。治好了这次,没过多久又开始了下次,没完没了。

  这时,圈子里传出了一个大新闻,以谨慎出名的一个基友小林患上了艾滋病。林从来不肛交,只给对方口交并吞精。阿强查了资料才知道,口腔环境跟肠道环境是一样的,稍微有破损,病毒就会乘虚而入。联想到自己的体弱多病,阿强不由地紧张了起来。他想去查查,自己有没有艾滋病。因为林信誓旦旦地告诉他,得艾滋病并没有那么可怕,国家现在有免费的抗艾滋病药物发放,只要按时吃药不中断,有可能终生都不发病。林也关照阿强,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戴套,这是唯一明确能预防艾滋病的方法。

  阿强算了算,上一次约炮差不多是两周前。而从 HIV 进入人体到血液中产生足够量的、能用检测方法查出 HIV 抗体之间的这段窗口期一般在 3-6 周。他准备不再约炮,耐心等待一个月去检查。这一个月,阿强看书、上网查资料,对艾滋病做了一个全面的了解。越了解,越对自己不戴套和把危险当有趣的变态心理后悔不已。

  阿强了解到,感染艾滋病病毒后,最开始的数年至十余年可以没有任何临床症状。一旦发展为艾滋病,就可能出现各种临床表现。一般初期的症状如同普通感冒或流感,全身疲劳无力、食欲减退、厌食恶心、发热虚弱。随着病情的加重,症状日渐增多,皮肤黏膜出现单纯疱疹或带状疱疹,咽部黏膜会发炎或溃烂。这之后,HIV 会渐渐侵犯内脏器官,出现原因不明的持续性发热、呕吐、腹泻腹痛、便血、肝脾肿大;还可出现咳嗽、气急、呼吸困难、胸痛等。那时,HIV 侵犯到哪,你哪里的器官就趴下,毫无还手之力。侵犯到神经系统,你就会头晕、头痛、反应迟钝、智力减退、精神异常、抽搐、偏瘫、痴呆;侵犯到心血管系统,你就会心包积液、心肌炎、心内膜炎;侵犯到肾脏,你就会肾炎。凡此种种。最后,免疫系统全面瘫痪,你会并发恶性肿瘤,体重迅速下降,消瘦特征明显,直至全身衰竭。阿强越看越觉得自己像艾滋病的早期症状,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在等待自己的最终判决。

  阿强很后悔,在他看到这段信息时,他多希望时光可以倒流:通过性传播引起的艾滋病的高危行为集中在这几个方面:多性伴、男男同性性行为、肛交行为、口交行为和无保护的性行为等;这些高危性行为导致艾滋病的最直接因素就是性交者在性行为中没有使用安全套;从目前来说,使用安全套是唯一有效防止艾滋病传播的方式;另外,坚持每次性行为都正确使用安全套,也可有效预防性病的感染和传播;而性病可增加感染艾滋病的风险,特别是像梅毒、生殖器疱疹等以生殖器溃疡为特征的性病。

  阿强把这段话加上安全套的使用贴士发给了几个聊得来的基友,贴士写得很详细:使用前需要确保安全套不过期;要将安全套前端的小囊捏瘪,排出空气;每一次性行为都要使用新的安全套,不重复使用;全程都要使用安全套,即在阴茎接触阴道、肛门或口腔之前,就要戴上安全套;良好的润滑剂对防止安全套破裂是很重要的,只能使用水性润滑剂,油性润滑剂容易造成安全套破裂,不宜使用;射精后应立即抽出,注意安全套有无破损,如有破损,应考虑挽救方案。

  基友们鼓励阿强放心去检查,一定会没事的。四周慢慢地也就过去了。有基友劝阿强在网上购买检测试纸,阿强拒绝了,他觉得,在淘宝上买这种判人生死的东西感觉有点不靠谱。去上海疾控中心是坐 3 号线地铁,去的那天是一个周一,阿强用了化名还戴着口罩,只简单地说想要化验艾滋病,医生并没有过多询问就直接开出了单子。化验结果只需要二十分钟就可以拿到。阿强在心里默念:千万不要是我!可结果是残忍的,阳性!虽然心里有过最坏的准备,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脑子里开始拼命搜索一张张曾经与自己发生关系的面孔,这个?那个?阿强能够回忆起来的,最可能的一次性行为是九个月前,一个比他大十多岁的男人。他清楚记得跟他最后一次发生性行为的细节,当时他发现对方身上包括隐私部位有一块一块的红斑,他本能地警觉了一下,但对方说只是过敏而已,还说他单位每年都体检,身体好得很。就因为这个男人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和一张花言巧语的嘴,让阿强放松了警惕,相信了他。

  当他把这段经历和疾控中心的医生说了之后,那位女医生对他说:“很有可能那时候他身上的过敏斑就是梅毒疹,他也可能已经感染了艾滋病,你们在不使用安全套的情况下发生性行为,很有可能就是他把艾滋病、梅毒同时传染给了你。他说单位每年都体检,实际上现在的单位健康体检都不检查艾滋病项目的,因此,即使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抽了血,也不会在体检中被发现。”医生让阿强填写了正确的个人信息,并化验一下梅毒,结果出来后尽早开始服药。经过化验,阿强并没有感染梅毒。至于是不是那个男人传染的,讨论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HIV 阳性木已成舟。

  对那时的阿强而言,艾滋病是一种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与耻辱。他不再学习,不再联系同学朋友,就连走在路上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怪物,就像一只蚕,吐尽自己体内每一条丝,没有希望,苟且地活着,每时每刻都是煎熬。单亲家庭的阿强是跟着妈妈生活的,两人相依为命。每当妈妈打来电话,阿强都故作镇定,语气和缓地告诉她,自己过得很好很快乐,让她不要担心,可电话这头的阿强其实早已泪流满面。他觉得无法面对母亲的爱与期盼,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只会给她蒙羞。

  国家发放的艾滋病药物是免费的,阿强开始了药物治疗。医生告诉阿强:刚开始吃药时,一般人都会有药物的不良反应,如头晕、恶心等,但是仍然要坚持下去,终身规律服药;因为如果不坚持规范治疗,艾滋病病毒就会缓慢持续地破坏人的免疫系统,使病情迅速发展;目前的“鸡尾酒疗法”,就是将三颗药片同时服用,能够延缓发病;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一旦开始服药之后,就得每天在同一时间点坚持终身服药,漏服和晚服的危险性极高,可能造成耐药。

  想到一旦开始治疗,就要不间断地终身服药,阿强很郁闷。他至今记得 2016 年 5 月的那天,当他第一次服药时的感受。吃完药后他马上进入了睡眠状态,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接一个的噩梦。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半个多月,那感觉就跟下地狱似的。

  长期接受抗病毒治疗,给阿强的肝和肾带来了巨大的负担,每隔三个月就要检查肝肾功能,阿强每次去,都跟做了亏心事似的瞒着其他人。和三个月一次的肝肾功能检查相比,每天需要按时口服药物实在是让阿强的生活变得很麻烦。因为吃药需要定时,有时即使他白天小心翼翼地吃药,也会被周围的人看到,阿强只能说那是保健品。其实阿强何尝不想光明正大地吃药,何尝不想得到周围人的关心,但是他不敢说,真的不敢。他害怕,怕回报给他的是各种歧视的眼神。阿强也不敢告诉母亲,不想让她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希望破灭了。所以,他一直自己承受着。

  一段时间后,服药反应变轻了也固定了:服药之后的两个小时,进入了药效兴奋状态,有小小的晕眩感,这种短暂的兴奋感会持续大概几十分钟到一个小时;接下来,就是一段疲软期,一段非常要命的压抑期,它会放大你心里压抑的东西,翻出你所有不好的回忆,带你进入一个噩梦,直面你犯过的错、后悔的事。这种过山车式的喜怒哀乐,真的是一件极其遭罪的事。一旦开始接受药物治疗,意味着你本来就艰辛的人生道路又开启了一道困难模式。当然,如果不吃药的话,只能是死路一条。

  现在的阿强已经服药好几年了,他经常参加疾控中心组织的各种艾滋病宣传活动,在充实自我的同时,也希望尽他所能挽救那些徘徊在深渊边缘的人。

  ————————————

  一位同性恋艾滋病大学生的故事讲完了。我想说,

  1. 不要轻易因为好奇而加入某个圈子;

  2. 约炮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每次性行为都必须全程戴安全套;

  3. 如果有了高危行为,为了自己和家人的身体健康,要主动去疾控中心检测;

  4. 男同也可以有自己的精彩人生,不要自暴自弃,而是用自己的所学和特长开启不凡的人生之路;

  5. 凡是跟你说艾滋病不可怕的人都是刽子手。

       6. 同性恋者是艾滋病高危人群,珍惜生命远离艾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